浅谈六:底盘域控的市场业态

2024-01-12 17:07

嗨,小伙伴们,前面我们聊了底盘域控的前世今生,那么市场上是怎么看这匹新新黑马呢?今天我们就来继续开聊底盘域控的市场业态。大家都清楚,智能底盘域控的出现,让OEM掌控底盘供应链的主导权有了可能,从而打破了由外资大厂供应商把持的生态,面对智能底盘域控带来巨大蛋糕,我们常常听到“底盘安全性要求太高,OEM不会放开,会选择自研,或者OEM会选择交给国际大厂等等.”这样的声音,那我们来看看OEM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,首先我们可以明确的是底盘域控的主导权永远掌握在OEM手上,在具体实施过程中OEM根据其能力会有不同的实施策略;我们看到智能底盘域主要涉及两大系统,一是执行器系统,二是域控制器系统,

先说执行器系统:底盘领域的执行器系统一般分为悬架方向、制动方向及转向方向三大系统,这部分主要由OEM供应商来提供,OEM对供应商基本要求是提供软硬解耦的执行器,这也是底盘域控出现的基础,那么,有哪些供应商能满足解耦的要求呢,目前底盘执行器的供应商主要有三大类,第一类是以Bosch、ZF、Conti为代表的国际大厂供应商,第二类是国内执行器控制器供应商,第三类是OEM自研体系公司;这三类供应商能力及解耦程度都不一样。

6图片1.png6图片1.png

       第一类Bosch、ZF、Conti为代表的国际大厂供应商,他们拥有强大的研发能力及丰富的执行器产品线,,在三大执行器系统中长期处于垄断地位,长期以来以控制器与执行器耦合的“黑盒”模式提供给OEM,面对OEM对解耦的执行器的强诉求及国内执行器创业公司的挑战局面,已经出现小部分执行器解耦的局面,随着其在底盘供应链的不断受到挑战,他们也会逐步的解耦,最终走向完全解耦的状态。

       第二类是国内执行器供应商,长期以来国内执行器供应商以提供执行器的零部件为主,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及国产替代的需求,一些执行器零部件供应商逐步建立完整执行器供应能力,另外也出现了大量执行器的新创公司,国内执行器供应商选择从三大执行器系统的其个方向为切入点,未来逐步拓展到其他方向执行系统的技术路径,国内执行器供应商相对于国际供应商,其在控制软件方面的先天不足,在执行器方面也处于研发能力弱、规模小的局面,面对OEM的解耦执行器的诉求及国际供应商的压力,选择提供完全解耦的执行器提供给OEM。国内执行器供应商,悬架系统有保隆、拓普、中鼎、孔辉、时驾等小伙伴,其中孔辉、保隆等已成长为空气弹簧(ECAS)国内头部厂商;制动方向有伯特利、英创汇智、格陆博、拿森、利氪、同驭等小伙伴,国产线控制动厂商获得了难得的历史机遇,其中EHB已取得一定市场份额,EMB也在快速成长;转向方向有豫北、恒隆、易力达、世宝等小伙伴,其中传统EPS已取得一定市场份额,SBW目前与海外处于同一起跑线中。

       第三类OEM自研体系的公司,其中以比亚迪-弗迪、长城-精工、吉利-耀宁为代表,其中弗迪布局了转向、制动、悬架三大执行器系统,精工主要布局制动系统、耀宁主要布局制动系统,虽然OEM自研体系执行器能最灵活满足自己的需求,但是面对种类繁多、且技术要求极高的底盘执行器系统,OEM的研发能力稍嫌不足,难以满足日新月异的需求,因此大多OEM还会依托外部供应商的支持。

再看底盘域控制器系统:智能底盘域控制器有两部分组成,一是底盘域控制器的硬件平台,二是底盘域控制器的应用层(俗称功能);智能底盘域控硬件平台又由板卡+底软+中间件组成,其中最核心部分为板卡上的域控主芯片;应用层又分为基础应用层(基础的悬架、制动、转向控制)及高级应用层(例如预瞄、魔毯底盘、原地转向等)。应用层是OEM最核心的需求,OEM可以通过掌握底盘域控的应用层而轻松掌控底盘供应链的主导权,为此OEM势必需要在应用层上建立自己的Know-how;相当部分OEM研发能力偏弱,会选择“交钥匙”方案,要求底盘域控供应商开放其应用层;另外部分OEM有一定的自研能力,其自研团队多会专注在高级应用层,也需要底盘域控供应商开放其基础应用层;对于底盘域控制器硬件平台,从成本及芯片研发能力等方面考虑,OEM往往会选择由供应商来提供。所以我们听到主机厂的自研,大都集中在应用层。

6图片2.png


基于OEM对底盘域控制器的诉求,底盘域控器供应商需要具备硬件平台及应用层的开发能力,并且愿意提供开放式的应用层解决方案。目前底盘域控器供应商主要有四类,那么哪些供应商具备这样的能力呢?

    Bosch、ZF、Conti为代表的国际大厂供应商,其在底盘控制器研发能力强,控制器产品丰富,完全有能力做出底盘域控制器。但是也存在原生的弊端,首先,其各个子系统都是大BU的架构,很难支持其开发域控器;其次,一旦把多个控制器集中成一个域控产品,其面临着价格下降的压力;再次,友商不敢、也不会接入竞争对手的域控产品,因为一旦接入竞争对手的域控制器,面临其应用层的Know-how暴露给竞争对手;最后,底盘控制零部件全部来一家tier 1,并且其封闭的生态,变成一个更大的黑盒子,OEM面临着更深度的绑定,愈加难以接受,这也是Bosch的VDC和ZF的VMC底盘域控方案早早提出,却迟迟无法在国内落地的原因。

    国产执行器子系统供应商,首先,其主要精力执行器,电控一体化研发能力不足;其次,其研发底盘域控制器是基于自身的执行器,与执行器耦合绑定,只能开发底盘域单个/多个子系统;长期处于所涉子系统国产替代期,难做横向拓展,形成完整域控方案;最后,难接入第三方执行器,面临与国际大厂一样的问题。

    原国产ECU控制器tier2,其长期以来都是提供硬件平台,并不具备应用层开发能力,更没有芯片能力;

    砺群科技,只专注于底盘域控制器,具备硬件平台及应用层的能力,提供开放式的底盘域控解决方案,满足OEM的所有需求,并且研发底盘域控的SOC主芯片,解决MCU在算力、存储、协同计算、AI等能力不足的问题,让底盘域控制器发挥最佳的性能。


最后我们用一张思维导图来直观地呈现一下底盘域控供应链生态。

6图片3.png


二维码.jpg